您浏览器ie6、ie7版本过低,已经因停止升级维护而存在安全风险,建议升级ie浏览器或使用极速模式的浏览器。 点击此处下载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政务公开>>政府信息公开专栏>>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标题 2018年呼和浩特市马铃薯生产购销情况简析
索引号 00020167J/2018-00258 发文字号 〔 〕 成文日期 2018-12-10 12:00
发文机关 市统计局 信息分类 统计信息 公开日期 2018-12-13 16:43

2018年呼和浩特市马铃薯生产购销情况简析

字体:[|]

 

随着秋季农副产品推向市场,马铃薯的种植和销售也随行就市,时有起伏。2018年初,马铃薯销售再遇寒冬,产品严重滞销,价格下跌。对此,配合国家统计局自治区调查队近期前往主产区武川县就今年马铃薯生产购销情况展开调研。

一、基本情况

此次调查共抽选15户农户(3户马铃薯经纪人)、两家合作社(圣丰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立强种植专业全作社)、两家马铃薯加工企业(薯元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川康淀粉加工厂),采取问卷和座谈的方式进行。

作为主要粮食作物之一,呼和浩特市的马铃薯种植由来已久,经多年推广布局,现已逐步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近年来,全市马铃薯年播种面积大体占农作物总播面积10%左右,粮播面积20%左右。所辖9个旗县区中,声名在外,品质较好,种植面积和产量最大的是武川县,马铃薯面积产量均占全市的五成以上。据初步统计,2018年全县马铃薯播种面积较上年增长40%左右,折粮产量同比增加50%左右,折粮单产每亩较上年增加20多公斤。

二、调查状况

(一)种植户情况。作为马铃薯主产区的武川县,今年由于后期雨水充足,马铃薯喜获丰收。种植方面,未受年初滞销价低的影响,种植积极性普遍较高。此次所调查的种植大户和合作社中种植面积较上年增加的约占60%,产量较长上年增长的约占70%以上;销售方面,往年收获后近八成均先入窖储存,而今年虽有近2/3农户持观望态度,但整体出货进度加快,到11月中旬已出售近1485吨,占总量的近4成左右,出售方式主要依靠经纪人;收购方面,收购价格较去年同期略高,每斤均价在0.5元以上,至11月中旬均价逐步上升为每斤0.6元左右,且因薯类品种、品质、品相的不同,价格也有较大差异,其中,226品种0.55元/斤左右、费乌瑞它0.7元/斤左右、夏波蒂0.65元/斤左右,最高价格每近接近1元/斤,但种植面积不大。

(二)加工企业情况。本地薯类加工企业规模普遍偏小,产业形式较为单一。所调查的两家均为淀粉加工企业,薯元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当地属规模较大的企业,一般每年生产一个多月,秋季原料收购大体在每年9-10月进行,产品销路较好。2018年秋季加工薯收购价格平均为每斤0.25元左右,现收购3万多吨,基本与上年同期持平;川康淀粉加工厂属小型企业,今年收购8900吨,收购平均价格为0.23元/斤。

三、问题和困难

(一)人工成本上涨,收益下降。马铃薯种植较其它作物相对繁琐,耗时费力。据农业部门2016年成本分析,马铃薯仅单纯种植成本就包括:拌种、化肥(底肥和追肥)、地膜、农药、除草剂、灌溉、收获、租地、工费、机械费等十余项,如加上搬运、储存等费用,水地马铃薯平均亩产在5000斤以上,平均成本大约2500元左右;旱地平均亩产2500斤左右,成本1000元左右。马铃薯收购价格大体保持在每斤0.5元左右,才能达到盈亏平衡。近年生产成本加大主要体现在人工费用方面,2018年雇工工资260-300元/天,较去年上涨6%左右。

(二)信息渠道不畅,购销中间环节多。早些年前,武川曾设有马铃薯交易市场,但现在产品购销被经纪人、代办所取代,缺乏规范有效地组织管理。此外,虽然近几年电商和农户加超市对接方式的引入,订单农业逐渐成为销售的新方式,但普及率尚有待提高。农户,特别是普通农户信息不灵,行情摸不准,销售价格不一且普遍偏低。今年春季,马铃薯滞销的主要原因就是外地新鲜马铃薯大量上市,造成当地窖藏马铃薯严重积压,价格严重下跌。目前,新薯上市季节同样品质的马铃薯收购与超市直销价格相差一倍多。

(三)生产经营粗放,产品缺乏竞争力。随着马铃薯适种区域的不断扩大,交通信息的日渐发达,当地马铃薯不再是一家独大,过去的种植方式方法和产品的品质、品相也已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急需转变方式,推进集约化进程和实行精细化管理,实现马铃薯商品率的最大化。

(四)环保成为瓶颈,企业面临转型升级。近年随着环保标准和要求的提高,薯类加工企业普遍排污设备不达标的问题,基本处于限产整顿状态。“生存就得达标”是企业当前唯一的出路。小企业面临关闭,相对规模较大的也生存不易。薯元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下,预计投入千万元更新改造排污设备,并将淀粉生产能力扩大一倍。同时,加快新产品开发,开辟专用基地800亩,用于马铃薯医疗保健营养液的研发。目前产品尚处于前期推广阶段。

此外,新技术、新品种应用推广不到位、不广泛,农户学习培训机会相对不多,银行资金下拨有时与农时不匹配,普通农户、小型合作社政策扶持少,企业融资难,原料供应不足等情况也客观存在。


分享到